阿甘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激蕩年華 » 正文
| 繁體版

第499章 時間毫無知覺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溫曉光次次言出驚人,這一次也不例外。

  但他說的話都是真的。

  這個周末的兩天令溫曉光身心俱疲,他是東道主,要對許多事負責,他還要保證自己講出的東西足夠精彩,至少是他認真思考過的。

  腦力、體力都是挺受考驗的。

  商業界的朋友都送走,各種各樣的好車從羨州開出去,但是他不能就這么走,羨州本地的官面上他至少得打聲招呼,什么聲音都沒有,人家還以為他是有什么不滿意。

  除此外,在中海、北金都有人排著隊要見他,或是與創業者談投資,或是布局微信自己的戰略,例如想要收購友盟,又或者是老一輩的企業家有針對移動互聯網的困惑以及覺得企業也該需要某種程度的轉型所以來約他的時間……

  這一切都讓他的時間變得特別的緊張。

  不僅僅是網上人們開始將溫曉光當做真正的大佬去討論,實際上現實中,他也變得像大佬一樣非常忙碌。

  生活幾乎都被工作填滿——12日的下午兩次分會場出席,晚上出席市政府晚宴,九點半安排與以惜惜為代表的群體見面、合影,向外傳達信息。

  當天夜里驅車前往中海,整個與阿貍的合作開始展開,對于溫曉光開口的2.8那個數字似乎沒那么難,但大企業細節多,實際上是微拓的整個團隊與馬爸爸帶著的團隊進行對接,雖不必兩個領導者次次都跟著,但頭一回還是得有他倆的。

  總而言之,溫曉光成功的替微信加快了發展速度,同時也讓自己變得忙碌了起來。

  公司其他人也沒好到哪兒去,公眾號開始放開注冊后,涌進了一大批企業,突然而至的工作量讓微拓的幾層辦公樓徹夜通明。

  而時間在忙碌的時候總是飛快,

  5月像是給人偷走了一樣,什么感覺都沒有,一晃而過。

  六七月看著還在日歷上沒有變黑,囫圇吞棗一頓過,再醒悟過來發現已經是8月了,日本的韓國偉告訴他Line注冊用戶到達了100萬。

  溫曉光還很震驚,怎么這么快?

  而轉過頭再看其實三四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日子,過糊了。

  生活……

  哪還有生活,只有工作。

  微拓當然是按部就班,二維碼技術讓他們成功推出了個人名片,通過二維碼支付在2011年也出現在市面上,掃一掃就付款不再是什么稀奇事兒,付與萱也上線了第一版本的微信支付app,并全面接入餓了么和美團。

  公司規模在短短的兩個月時間里迅速擴張至將近兩千人,導致他們不得不再一次搬家,這其實也算北漂,因為微拓還蓋不起總部大樓。

  這次是在北金的辦公商務區租下了一整棟寫字樓,寫著‘微拓wetalk’這幾個字樣的淡綠色熒光被搬上了這建筑物的墻體外,每當黑夜降臨,開車路過高架的司機能清楚看到這幾個字的光芒。

  人們知道,對,那是一家互聯網企業。

  并且已經沒有人把這家公司當做是什么中小企業,溫曉光的第三次創業也被認可是一次成功。

  黎文博老練,建立了現代公司的制度,進入大門的員工需要著裝正式,佩戴員工卡,這些看起來精致的白領在下班后會一起喝咖啡,某某部門中層領導總會帶上組員去聚餐。

  而當家人、朋友打電話問他們在哪個單位時,也都可以很驕傲的告訴人們:我在微拓。

  畢竟新互聯網科技公司是高薪的代名詞。

  一個組織也成型了。

  最為特別的是,整個商務區的白領也好、金領也好,都知道微拓的大樓里有個特帥氣的年輕老板……女人夢想,男人向往……錢財名利外貌,人們很坦然的追逐這些,溫曉光占盡了人性的便宜。

  搬進新家的時候,陳北也從美國回來了,美國人sara和他一起回國向溫曉光述職,不是資本甚至把信息收集的觸角伸到了以色列。

  溫曉光的腦子也不記得以色列那邊有什么好企業,但全世界都在經歷3G和4G時代,這個時候將投資的目光放在科技行業是沒有錯的,除非特別不靠譜的那些,溫曉光會否決。

  溫曉光還為陳北成立了一個新的事業群。

  “……當初我和陸勤提過,他說我是四線創業,其中三個我已經做了,與萱的CEO干的不錯,日本那邊速度偏慢,可能和他們總是悠悠哉哉有關系,我也不能天天看著他們,總是會偷點懶,最后還剩一個,我想交由你來做。”

  陳北很滿意自己的辦公室,這棟建筑有28層,就處在一線城市的商務辦公區,出門你看到的基本就是很具有知名度的其他公司。

  站在這個窗前能看到對面玻璃墻內認真敲著電腦的女士。

  “我最早創業的時候,想過你可能會取得成就,但說實話,的確是沒有想到會這么快。”他講著話,隱含著激動。

  溫曉光正翻著資料,本沒抬頭看他,一聽這話大概是知道了,剛剛回來,陳北還無心工作,他要熟悉這里的環境,平靜自己的心緒。

  “怎么了?”

  黑色的皮鞋敲擊著一塵不染的地板,敞亮的辦公室是簡約的北歐風,溫曉光的辦公桌只有一個臺式蘋果機,一個筆記本,還有幾份放著的,等著他簽字的材料。

  陳北看著笑說:“你現在看著真像……那種偶像劇里的。”

  溫曉光說:“人長的帥,什么時候,什么地方看著都像,和我這辦公室沒關系,當然風格我很喜歡。”

  主要是逼格十足。

  “好吧。你剛剛和我說的項目,等個兩周吧,微拓的變化是這么大,很多人我都不認識,這間辦公室我都有陌生感更別說整座樓了,現在各部門都高歌猛進的,別我一回來就整個丑事。”

  溫曉光笑了笑,“兩周的時間倒是不急,但兩周后你不能再有什么理由說不行。”

  “不會的。”

  “嗯,等你做好這個事,今年過年的時候事情做好……”

  陳北幸災樂禍,“很累了是吧。”

  “非常累。”溫曉光呼出一口氣,“我都不知道這兩個月怎么過來的。總想著下個月休息,下個月休息,結果下個月要和阿貍簽合約,要投資高德,每一件事,我都無法休息。”

  陳北坐下拍了拍座椅扶手,“回國之前我去了一趟挪威,推薦你去。我先走了,你早點忙完吧。”

  溫曉光:“……”

  這真的不是炫耀嗎?

  夜幕降臨,晚上九點多,事情都安排好,他終于可以下班了。

  “溫總,今晚回家嗎?”

  “不回了,你開奔馳回去吧,寶馬我來開。”

  路華也不是頭一次遇到,“那我找保鏢跟著您吧。”

  他知道老板最近有出門遛彎的習慣。

  “不需要。我不亂走。”溫曉光有些煩躁他的多嘴,當大佬最煩的就是每時每刻都要有人跟著你,時間久了就很難受。

  這兩寶馬七系是他新添置的車,許多人認識了他奔馳的車,同樣是感覺一直被人看著,所以就換了個低調的,頂配版200萬出頭可以拿下,對于普通人來說這是豪車,對于他來說兩三百萬的車真的就是低調。

  晚上的風,遠處北金的燈火,近處靜謐的時光,腳底下的草皮與歡跳的美女。

  只有這時候,他能舒緩一些。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