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全球制造 » 正文
| 繁體版

第279章 還要不要點臉了?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說起來,昌鵬海的公司主要以銷售中低端數控加工機床為主,薄利多銷,利潤微薄到令人不敢置信的地步。

  一臺低端數控機床,價格兩三萬塊錢,可能就賺個千把塊錢,在刨除掉運費以及售后維修后,甚至還可能倒貼錢。

  但是沒辦法,上市公司嘛,利潤先放一邊,首先是要把營收做漂亮,要不然哪來投資者?

  至于與星海科技的合作,主要還是高端零部件為主,因為鵬海精密制造公司在德國和日苯都有高端數控機床零部件的配額,而星海科技旗下公司正好也急需,然后昌鵬海的公司就直接倒手賣給星海科技,賺一部分差價。

  所以那2000萬的凈利潤,實際上全是從星海科技賺取的。

  昌鵬海回到家以后興奮的在客廳里轉悠著。

  他老婆過來問他怎么了,昌鵬海就把碰到陳序的事情跟老婆講了一遍。

  他之前跟陳序說自己想退休了,實際上是言不由衷,其實是想轉行。

  這年頭做實體本身就難,何況鵬海做的還是精密加工,更是難上加難,要不是他勉力維持,公司早就癱掉了,哪還能像現在維持著華東地區的精密制造龍頭地位。

  正因為如此,他才想轉行。

  他看中了人工智能產業。

  這是一個朝陽產業,未來絕對會非常有前途。

  不過他是人工智能的門外漢,對其并不了解。

  他早就想找一個人帶著他入行了,只是一直沒找到。

  今天晚上意外遇到陳序,真是老天爺開眼了,在他最迷茫的時候給了他一個指路明燈。

  “我想現在過去拜訪一下陳總,你幫我想想,帶點什么禮物?”

  “這都九點鐘了,現在過去拜訪有點不合適吧,要不明天白天吧?”

  “不行不行!我之前看網上報道,說他是科學狂人,一個月有大半時間待在實驗室。另外他肯定還要到全國各地出席一些活動,真正在家的時間少之又少。錯過今天,下一次再想碰到他很難很難。”

  昌鵬海的老婆說不過他,便隨便他了。

  去幫他準備了兩罐龍井茶,還有一副現代名家山水畫。

  禮物不貴,主要是個心意。

  昌鵬海提著禮物便去了陳序家。

  陳序正和范青在影音室里打游戲呢,爭鋒游戲剛剛推出的一款類似于吃雞的多人對戰槍戰游戲,不過地圖以及內容更加豐富,而且還推出了虛擬現實版本。

  昌鵬海進來后陳序隨口道:“你隨意,我把這局打了。”

  昌鵬海笑呵呵道:“沒事,陳總您玩您的。”

  “注意,上路過來兩個人……”

  “砰砰砰——”

  陳序跳躍著三槍干掉兩個人,把地上裝備撿起來后,端著一把M416便單槍匹馬朝對面沖了過去。

  看到陳序都沖出去了,本來正打算茍一下的范青,沒辦法,只能頂著對面密集的子彈,硬著頭皮跳出來跟陳序朝前沖,心里怨念道:“你TM會不會打,這么急,趕著去送快遞啊……”

  “乓乓乓——”

  “噠-噠噠-噠噠——”

  聽到音響里傳來的密集子彈聲以及點射聲音,跟在后面的范青以為很快就能聽到那聲銷魂的“啊”的一聲。

  結果沒想到,前面的陳序化身成為了槍神,幾乎一槍一個,槍槍爆頭,右上角的敵人數量不斷變少。

  范青不明真相,看到陳序大殺四方,內心敬仰之情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瞧瞧這風騷的走位以及開槍時拉轟的姿勢,怪不得人家年紀輕輕就闖下偌大事業,天才真不是吹的,玩什么都比普通人牛逼!

  你看,他還學會了甩槍,像刺客聯盟里的韋斯利一樣,子彈還能拐彎呢?

  “子彈拐彎?”

  當這個念頭在韋斯利腦海里轉悠時,對面已經開罵了。

  “垃圾掛逼!”

  “艸,這尼瑪是百分百一槍爆頭啊!”

  “我打中了他好幾槍,他居然不死。”

  “老子明明躲在墻后面,他的子彈還拐著彎把我爆頭了~”

  “……”

  范青:“……你,用掛啦?”

  正在大殺四方的陳序,很痛快的承認說:“對啊,不用掛怎么玩啊?”

  說完他就是“砰”的一槍,子彈橫跨三個小地圖把最后一名敵人干掉了,他們這一組取得了勝利。

  范青:“%%¥%……¥**”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巨大的液晶電視屏幕上出現一行提示:系統監測到ID3306701用戶行為有異常,賬號被永久封禁屏蔽處理!

  陳序放下手柄后哈哈大笑。

  范青看著屏幕上右下角還在刷屏的謾罵,有些臉紅,主要是為陳序。

  這么大個老板,玩個游戲居然還開掛,還得意洋洋,還要不要點臉了?

  一直坐在旁邊昌鵬海咳嗽了一聲,違心的恭維說:“呃,陳總不愧是性情中人,連玩游戲都……都這么與眾不同。”

  陳序嘿嘿笑著從地攤上站起來,走到墻角的冰箱旁拿了幾罐冰可樂出來,給范青扔了一罐,來到昌鵬海旁邊的椅子上坐下后又遞給他一罐,“大熱天來罐冰可樂,透心涼、心飛揚!”

  昌鵬海“哈哈”大笑著打開可樂喝了一口,哈著氣笑道:“已經好久沒喝過可樂了。”

  陳序從茶幾下面拿了盒雪茄上來,剪開遞給昌鵬海一根。

  昌鵬海立刻恭敬的接住,拿在手里轉著看了看,笑說:“哎呦,這是哈瓦那的帕特加斯吧?一直久聞其名,還從來沒抽過呢。”

  陳序呵呵笑了笑。

  昌鵬海則是很識趣的拿起桌上火柴,劃燃一根后幫陳序烘烤著雪茄。

  陳序問道:“昌總過來找我有事嗎?”

  昌鵬海說:“主要是想過來討教一點生意經的!”

  “具體呢?”

  “具體啊……”昌鵬海聞著對面飄過來的濃郁雪茄香味,沉吟著笑道:“呃,我想走多元化發展路線,但是一直沒什么具體的方向,這不是今天晚上偶遇到陳總了嘛,所以才冒昧登門向您求教一番。”

  “你是想轉型對吧?其實我認為沒必要,你們公司底子打的蠻好的,產品在國內中低端市場有著很廣泛的知名度,之所以業績不佳,主要還是因為沒有高端產品,這個才是利潤來源,也是問題的關鍵。”

  “是啊是啊,陳總說的一點不錯。其實我們一直有投入研發資金,但是想突破技術壁壘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兩個人聊了很多。

  昌鵬海作為一個從事了幾十年精密加工事業的上市公司老總,給陳序講了很多行業里不為人知的一面,而這些事情是網上以及調查報告里看不到聽不到的。

  總之任何人聽了,都要為中國的精密加工事業掬一把同情淚。

  所以問題還是回到了最初。

  他缺一臺納米級慢走絲電火花加工機,用來加工光刻機里幾個重要零部件。

  雖然沒有那臺機器他也能用機器人手工打磨出來,但是那樣無疑要走很多彎路。

  只要能做出高精度光刻機,很多事情都將迎刃而解。

  ……

  接下來一段時間,國際國內每天都是大事小情不斷。

  中東地區戰火紛飛,歐洲為不斷涌入的難民頭痛著,中美毛衣戰也是打的如火如荼。

  兔子家的周邊小國也是不斷的搞事情。

  而陳序每天依然大半時間泡在實驗室里,另外琢磨著怎么把那套慢走絲電火花加工機從沙迪克那邊弄過來?

  很快時間進入了九月……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