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無恥術士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一百九十三章 你不會是想泡我吧?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謝雨桐是在兩個月之前繼承了羅恩術士的血脈的,她應該是地球上第二個羅恩術士。

  一開始,她很興奮,畢竟這個世界的變化大家都看在眼里。

  相比于普通人,職業者的地位要高的很多。

  雖說術士這個職業的風評一直都不太行,但總歸有一些自保了能力了,不是么?

  謝雨桐是個不那么聰明的女孩子,但也知道要努力抓住機會。

  然后她就接到了第一個血脈覺醒任務。

  她的特質是【解謎】,所以第一個任務也是解謎,但在這個任務要求有點苛刻,居然是要讓謝雨桐在24小時內通關一個密室類的手機游戲!

  那個時候,地球的網絡已經大部分失效了,謝雨桐沒辦法找攻略。

  這傻姑娘卯著勁兒紅著眼睛懟了24個小時手機屏幕,最終才堪堪打到第四關——而這個游戲,據說有四十六關。

  她的第一個血脈覺醒任務,就這么失敗了。

  好消息是,沒有什么懲罰;壞消息是,血脈覺醒任務的數量增加了。如果她能完成第一個任務,那么她的初始血脈覺醒就會完成。

  可現在,她必須做更多的【解謎】相關的任務!

  更蛋疼的是,謝雨桐并不是一個以智力見長的女孩子。

  她的身材很好,個子高挑,運動能力爆表,長相也還行,屬于甜美耐看型的。

  但唯獨非常非常討厭思考。

  更別說解謎了。

  她最喜歡的事情就是什么都不坐,然后發呆。根據她自己的說法,以前上課的時候,她可以發呆一整天。為此她還練就了一手發呆的時候看上去眼神并沒有渙散反而還在認真聽課的技巧……老師們通常都會被她甜美認真的外表所蒙蔽。

  盡管如此,為了強大的力量,她立志要改變自己,要變成一個擅長解謎的小天才。

  然后她就發現了一個悲哀的事實。

  咸魚翻身真的挺困難的。

  她費盡心思,花了兩個月的艱難時間,才堪堪完成初始血脈的覺醒任務,不過憑借著這些日子的積累,她的等級已經有三級了。

  然后她得到了失樂園的秘法,好奇心旺盛的她進入失樂園之后,又連續觸發了幾個解謎任務。

  這一次,可能是因為實力增進的緣故,謝雨桐有點懈怠了;這幾個任務都失敗了。

  她本以為,任務失敗最多就是不能獲得【解謎積分】,實力暫時原地踏步而已。

  誰知道失樂園系統告知她:她失敗的任務超出了一階術士累積的上限。

  她將被鎖定失樂園系統的大部分功能——包括禁止了失樂園和地球的通道!

  一直到她的任務成功率達到百分之五十以上。

  她回不去了。

  那個時候,謝雨桐才徹底傻眼。她看著那些失敗的任務,哇的一聲哭出來。

  從此,失樂園的新手營地里,就多了一個憂傷的影子。

  ……

  “……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總之都是一些很過分的任務,我真的很用心在做了,可是目前為止,也就三分之一左右的成功率。”

  “羅恩術士真的好難哦。”

  謝雨桐放慢了進食的速度,抱怨這些的時候小眉毛皺的緊緊的,還有點可愛。

  徐楠露出了同情的目光。

  “可能還是我比較笨的緣故吧。”

  謝雨桐其實是一個很樂觀的女孩子,只不過這會兒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卻是一種濃濃的絕望。她的目光轉向了徐楠,流露出敬佩之色:

  “不愧是徐楠學長呢。您的等級已經很高了吧?那些任務都沒有難倒你呀。”

  徐楠咳嗽一聲,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只是面對曾經的小迷妹殷切的目光,必要的虛榮心還是有的。他清了清嗓子,云淡風輕地回了一句:

  “還好吧,才三階。”

  謝雨桐猛地瞪大了眼睛,羨慕不得了,眼底的敬佩之色更加濃郁了。

  徐楠莫名有些心虛,他還記得自己的血脈覺醒任務,就是去找顧曉萌表了個白。

  說簡單吧,好像也沒那么簡單,畢竟不是每個人的羞恥心都是那么容易被突破的。

  說困難肯定扯不上,就一句話的事兒。

  他仔細想了想,謝雨桐應該是比較極端的那種。

  羅恩術士的血脈覺醒,都是遵循著特質來的,謝雨桐這種,應該是比較少見的需要用強制性任務來刺激血脈特質的情況。

  畢竟她的性格相對咸魚一些,如果不用強制任務的話,搞不好她現在都沒3級的水平。

  但這初始任務也太難了些。

  只能說是運氣不好,晉升議員之后,徐楠對失樂園的任務系統有了更深入的理解。有時候系統發布的任務純粹是隨機的,看周圍情況來設定的,畢竟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所以偶爾智障一下也純屬正常。

  “等等……為什么你的手機會有解謎游戲?”

  徐楠有點奇怪。

  謝雨桐兩眼冒火:

  “都是我的室友幫我下載的!”

  “那個小婊砸用我的手機下完這游戲之后,自己跑的沒影了,說是去保家衛國了,結果留下我自己一個人形單影只,嗷嗚嗚……”

  謝雨桐的室友貌似是千芒社的人,兩人的感情還不錯。

  只能說她運氣太差了,如果不是手機里剛好有解謎相關的元素,初始任務應該不會那么困難才對。

  “謝雨桐喜歡發呆,不喜歡思考,結果她的特質是解謎。”

  “我自己呢,是一個很正經很有節操的三好青年,結果我的體質是羞恥。”

  “還有其他人……”

  徐楠一邊思考,一邊不自覺地用食指輕扣著餐桌。

  羅恩術士的特質,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反向之力在作祟?

  越是抗拒什么,就越是要突破什么?

  難道曾經的羅芒,是一個溫文爾雅的小年輕?曾經的獅子王,是一個不愛裝逼非常內斂羞澀的小男孩?還有阿爾繆斯,難不成還真的是淑女?

  徐楠覺得這個想法有點瘋狂,但結合自身經歷,搞不好真的有可能。

  這血脈,還真是邪門。

  收回思緒。

  謝雨桐在感謝了一波之后,又斷斷續續地吃上了。

  這孩子是餓了多少頓啊。

  雖說她強烈要求AA,但徐楠很清楚這兩個月她的日子恐怕挺難過的。

  失樂園新手營地那地方他也知道,都是混的很差的術士才會臨時居住的。

  謝雨桐被禁止返回地球,以她一個3級小術士的實力,能在失樂園找到什么工作?

  撿垃圾她都沒有那些構裝體來的利索。

  大概就是偶爾去混一下低級副本,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點點收益。

  可能連飯都吃不飽。

  怎么說也是同胞,更何況算是有點緣分的小學妹,該幫的徐楠還是要幫一把的。

  就是要好好思考幫忙的方式了。

  現在接觸下來,徐楠能明顯感覺到,謝雨桐是那種表面上看上去很好說話、大大咧咧的總是笑嘻嘻的女孩子,其實她的內心非常倔強敏感,也很要強。

  既然想要幫忙,就好好幫,沒必要傷了別人的自尊心。很多時候,人與人之間的誤會,就是因為不當的溝通方式。

  徐楠想了想,問道:

  “你現在的任務是什么?和斯蒂芬桑有關?”

  這是徐楠推測出來的內容。

  謝雨桐都混的這么慘了,這前往斯蒂芬桑的船票怎么可能買得起?結合她之前進餐廳時略有些小心謹慎的態度,徐楠九成九認定她是偷渡的。

  至于具體是怎么操作,雖然他也很感興趣,但為了維護學長的逼格,他只能按耐住好奇心。

  斯蒂芬桑對大部分人來說都是法術圣地,但術士們過去,基本上都是有自己的目的的。謝雨桐這種3級小術士跑過去,恐怕連最基礎的知識都抄襲……啊呸,是學習不過來。

  她一定是被任務逼著過去的。

  果不其然,女孩放下大碗,露出震驚之色:

  “學長,你怎么知道的?”

  徐楠故作高深地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

  “你會讀心術?”謝雨桐滿臉羨慕。

  “……”

  徐楠嘆氣:“我推理的。”

  謝雨桐“哦”了一聲,她用餐巾擦了擦嘴巴,精神頭似乎足了很多。

  “我確實是被任務逼著去斯蒂芬桑的。”

  “昨天晚上,我在撿報紙的時候,看到了斯蒂芬桑的一些新聞,沒想到就自動觸發了三個任務。”

  “對了,學長能加個好友么?我把任務給你看。”

  徐楠點點頭。

  失樂園內部系統還是很完善的。

  很快的,他就看到了謝雨桐的那三個血脈覺醒任務。

  分別是【海倫娜的下落】、【流浪貓之謎】和【后腦勺偷襲者】!

  【海倫娜的下落】:神之煉金術風波始于此人,但在引發了巨大的爭論之后,她卻帶著自己的杰作消失無蹤。找到海倫娜!限時兩周。

  【流浪貓之謎】:斯蒂芬桑作為一座浮空城,南部空港附近卻總是出現大量來歷不明的流浪貓,查清楚流浪貓的謎團!限時一個月。

  【后腦勺偷襲者】:斯蒂芬桑最近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犯人,他出沒于商業區,經常偷襲晚歸客人的后腦勺,雖不致死,但對商業區的生意造成了很大的影響,找到那個偷襲者!限時一個月!

  ……

  “都是限時任務?”徐楠皺了皺眉頭。

  他忽然咦了一句“這個共享任務是什么意思?”。

  下一秒,伴隨著徐楠點擊選項的舉動,這三個任務,就出現在了徐楠的任務列表里。

  這個消息,同時刷在了徐楠和謝雨桐的眼前。

  謝雨桐原地發愣了一會兒,面孔有點發紅。

  她有點忸怩地說:

  “學長,您沒必要這樣的。”

  “我……我自己可以的。”

  徐楠面無表情地關上任務面板。

  謝雨桐看上去有點忐忑,又有點倔強的樣子。她可能覺得徐楠生氣了。

  氣氛有點凝固。

  徐楠心里,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他確實想要幫謝雨桐,但那是指經濟上的援助!不是任務方面的!

  這個按鈕,他真的是心血來潮隨手一點!

  人家小謝不擅長推理,以顏值見長的徐楠同樣也不擅長啊!

  慘了慘了,這次慘了,徐楠學長的偶像包袱估計要破滅了。

  他定了定神,假裝不是很在意地對小姑娘說道:

  “操作失誤。”

  致命失誤。他心里補充了一句。

  謝雨桐發呆了三秒鐘,露出抱歉的神色:

  “真的嗎?對不起,我還以為你生氣了。”

  “沒必要這么拘謹的。”

  徐楠心里默默嘆氣,表面上倒是和顏悅色:

  “都是自己人,隨意一點。”

  “而且看起來,我們要合作一段時間了。”

  “剛剛確實是我按錯了,如果完成了任務,你的獎勵還要被我分走一半呢!”

  謝雨桐立馬說:

  “任務獎勵我不要的。學長你已經幫了我很大的忙了,而且在斯蒂芬桑我估計也做不了什么。我自己很清楚的,我就是一個純粹的拖油瓶。”

  “到時候你只要幫我買一張回程的船票就好。”

  “順便,還有一點要事先說清楚……”

  說到這里,她的表情忽然有點尷尬起來。

  但她還是嚴肅著一張臉,認認真真地問道:

  “你不會是想泡我吧?”

  ……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