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我,中國隊長 » 正文
| 繁體版

第三八六章 我來,我征服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6月1日,吳荻駕車陪同鄭志出現在拜耳競技場外。

  Ulrich-Haberland-Stadion,最初的名字叫烏爾里希?哈伯蘭體育場。1986年,球場開始進行改建。改建工程直到1997年才完成,球場容量增加到22500人。1998年改為拜耳球場,名字來源于俱樂部前主席。今年在球場內修建了一個飯店,飯店內有高級餐館和會議室等設施。

  球場不算大,甚至于還沒有雄鷹球場那么寬敞,但這座球場的所承載的歷史底蘊,遠比法蘭克福更重。

  拜耳公司董事長施萊伯、勒沃庫森俱樂部主席卡爾蒙德、競技主管沃勒爾、球隊主教練道姆在門口等候,集團和俱樂部高層都來了。

  穿著一襲黑色西裝的鄭志剛剛走下車子,施萊伯就率眾人走了上來迎接,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對鄭志的重視。之前巴拉克宣布加盟勒沃庫森時都沒有過這樣的待遇。

  鄭志在主教練道姆握手的時候特意打量了一番,發現道姆的精神挺好,連兩撇小胡子都刮掉了,看起來十分干凈清爽,心想道姆估計一直在努力吧?戒du成功了?

  雙方經過幾分鐘的寒暄之后,就由沃勒爾帶領鄭志去進行體檢了。體檢十分順利,很快辦完了所有的手續。

  今天是轉會市場開啟的第一天,原本應該有很多德國記者來到這里,但大多數的記者都跑到慕尼黑去了,因為在德甲,只有南大王拜仁慕尼黑的轉會新聞才最有價值,其他俱樂部根本不值一提。

  不過《踢球者》和《圖片報》還是派了記者過來,《法蘭克福匯報》作為法蘭克福當地的報紙自然也來了。但是陣容都沒有中國記者強大。《體壇周報》、《足球》報、《足球周刊》、CCBV、《南方都市報》、《新京報》、《楚天都市報》、《華西都市報》、遼寧電視臺、首都電視臺等等的記者云集在這里,粗略一看,估計有將近20人。可以說發布會現場被中國記者占領了。

  顯然,他們早就收到了吳荻的消息,讓他們趕來勒沃庫森參加發布會。

  鄭志轉會勒沃庫森可以說是1999年中國足壇最大的一件事,沒有之一。

  自然,在國內進行現場直播是必不可少的,CCBV5現在一直在現場錄制。

  收到風聲的勒沃庫森球迷雖然不能進入發布會現場,但他們在門外久久等候,讓他們十分郁悶的是,他們居然不知道今天俱樂部會簽下誰!

  為了給勒沃庫森球迷一個驚喜,勒沃庫森根本沒有向球迷公布俱樂部買了誰。

  “搞什么飛機?”

  “神神秘秘的,俱樂部到底簽下了誰?該不會是哪個青訓俱樂部的阿貓阿狗吧。我可是連早餐都沒有吃啊。”

  “一個巴拉克不夠,必須再來幾個強援。”

  “不會把馬特烏斯擼來了吧?聽說馬特烏斯想離開拜仁慕尼黑了。”

  “我覺得應該是某個巴西外援,勒沃庫森一向喜歡買巴西球員。”

  “來了,來了,車子來了。”

  “拜耳董事長的車子,后面是胖子和沃勒爾的,再后面應該是球員了。”幾百名勒沃庫森球迷爭先恐后的涌向了剛剛停下來的最后面那輛車子。

  透過玻璃窗,眼尖的球迷立即認出了鄭志。

  “啊,是鄭!”

  “鄭!”

  “鄭!”

  “鄭!”

  “啊,太意外了,”

  “鄭真的來了!”

  “啊啊啊啊啊,”

  激動的勒沃庫森球迷相當激動,尖叫聲不止。之前因為道姆和舒斯特爾交惡,球迷們根本沒想過鄭志會來。可現在俱樂部送出的禮物就是這么牛逼。

  “他真的來了,”

  “巴拉克搭檔鄭,完美,完美,太完美了!”

  “鄭!”

  “鄭!”

  “鄭!”

  “歡迎加入勒沃庫森俱樂部!”

  鄭志微笑著向球迷揮手致意,并沒有停留下來,而是和俱樂部高層們走進了新聞發布會現場。

  身后依舊掌聲四溢,經久不息,場面一度陷入了混亂當中,鎂光燈不斷閃爍,各種長短鏡筒都對準了鄭志。

  當鄭志在合同上簽上了他的大名之后,胖子卡爾蒙德從座位上率先站了起來,伸出了他的右手。

  “歡迎你,正式加入了勒沃庫森俱樂部!”

  現場終于進入了高潮。

  隨后,卡爾蒙德遞上了勒沃庫森球衣。依舊是熟悉的紅黑色,只是從法蘭克福變成了勒沃庫森。

  鄭志接過球衣,然后翻轉了過來,10號這個號碼赫然映入了所有人的眼球當中。

  “10號!”

  “鄭志穿上了勒沃庫森的10號球衣!”

  “怪不得巴拉克沒有穿10號,原來是留給了鄭志!”

  “這是象征核心地位的號碼啊!”

  中國記者們瞬間被戳中了G點,集體再次高潮了起來。

  坐在電視機前的中國球迷自然更不用說了,他們更加亢奮。

  “今晚加幾個菜,喝幾杯好好慶祝。”

  “鄭志也算是加入了準豪門吧?”

  “勒沃庫森比法蘭克福牛逼多了。”

  “下個賽季有希望奪得德甲聯賽冠軍啊,他聯手巴拉克,一定會對拜仁慕尼黑形成巨大的沖擊,也許可以把拜仁慕尼黑拉下馬了。”

  “10號啊,連巴拉克都沒有拿到,這說明勒沃庫森是以他為核心建隊的,他才是最重要的球員。”

  這個時代,10號和9號是最重要的號碼,誰能夠拿到這兩個號碼,就以為他是球隊核心和球隊主力前鋒。

  “咦,為什么沒有公布鄭志的年薪?”

  “其他球員都會公布年薪的,”

  “不知道啊,可能被設成秘密條款了吧?反正既然能夠穿上10號球衣,年薪肯定不會低,至少不會比巴拉克低吧,他現在已經不是新人了。”

  ※※※※

  拜仁慕尼黑辦公室內,貝肯鮑爾和赫內斯迎面而坐。

  赫內斯噘噘嘴。

  “我就說吧,他們一定會拿下鄭的。我們應該先出手,不應該讓鄭去了那里。”

  “這下兩個家伙都在勒沃庫森,我們下賽季難搞了。”

  “我們必須加大引援的力度,現在的人員不夠我們征戰下個賽季!”

  顯然赫內斯對貝肯鮑爾的決策不爽。

  “烏利,你太著急了,他們終究還會是我們的,他們現在勒沃庫森,以后肯定會在拜仁慕尼黑。讓他們在那邊練練吧,他們現在過來,也只能是替補。”

  貝肯鮑爾的目光很清澈,完全沒有赫內斯的那種焦躁,眼神中透著無比的自信,無論是巴拉克還是鄭志,他都視為拜仁慕尼黑的囊中之物。

  “目前我們最要緊的是搞清楚洛塔爾到底是怎么想的,這家伙說要去美國踢球,我認為他應該繼續留在拜仁慕尼黑。雖然他在球隊中的人緣很差,但哪怕他不能繼續成為主力,他也應該是我們重要的一員,他依舊可以在拜仁慕尼黑占據一席之地。”

  “他是個善變的家伙,”赫內斯搖搖頭,“他目前還沒有給出答案,他說要思考一個夏天。”

  “真是該死,我不喜歡這家伙,但從競技層面來說,他確實應該留下來。”赫內斯也不喜歡馬特烏斯。

  “我們下賽季必須把歐冠贏回來,他還能貢獻很多。”

  ……

  ……

  ※※※※

  “啊,鄭!”

  巴拉克正在勒沃庫森的新家收拾,正好看著客廳里的電視機。

  “你隱藏的好深啊,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你實在是太壞了!”

  巴拉克笑得合不攏嘴,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他一直想和鄭志一起踢球啊,現在居然夢想成真了。但是直到今天,鄭志都沒有告訴過他這個消息。

  “可惜啊,如果塞巴斯蒂安也能來就更不錯了。”

  貪婪的巴拉克甚至還希望俱樂部能夠擼來塞巴斯蒂安?代斯勒……

  “要不把貝恩德買來也行啊。”他還想到了施耐德,如果胖子卡爾蒙德聽到他這些話,他估計會很生氣的說,你何不干脆把整個德國U23給擼過來?

  ※※※※

  法蘭克福市。

  “快看新聞,”

  “快看新聞!”

  “天啊,發生大事了!”

  “啊啊啊啊啊啊,鄭居然轉會去了勒沃庫森!”

  “太可怕了,不會吧?之前沒聽過什么風聲啊,你不是在和我們開玩笑吧?”

  “誰特么開玩笑啊?都召開新聞發布會了,他穿上了勒沃庫森的10號球衣!他已經不是法蘭克福的球員了。”

  幾乎與此同時,法蘭克福俱樂部也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宣布鄭志以1500萬馬克的身價離開了法蘭克福俱樂部,加盟了勒沃庫森。

  “混蛋啊,”

  “費舍爾你個混蛋,白癡!你怎么能把鄭賣了?”

  “他是我們的冠軍基石啊!”

  “啊啊啊啊啊!太過分了,鄭一離開,我們還剩下什么?指望那些家伙帶領球隊打冠軍杯嗎?連資格賽都通不過吧?”

  “我們死定了!”

  失去鄭志,讓法蘭克福球迷感到相當憤怒和絕望,然后,很多球迷就跑到了俱樂部那里抗議和鬧事。

  費舍爾的車子被無數西紅柿和雞蛋砸了。球迷們舉著巨大的橫幅,上面寫著,“請把鄭還給我們!”

  “費舍爾,你個混蛋!”

  “你應該立即離開主席的位置!”

  法蘭克福的球迷反應,其實在費舍爾的意料之中。核心的離開帶給球隊的沖擊是顯而易見的,包括法蘭克福的球員。

  “我擦,”

  “鄭志,”

  “一聲不吭去了勒沃庫森?”

  李偉峰正在家里收拾行李,準備和李銀他們一起飛回國內度假,看到新聞后就傻眼了。

  “丫的,太過分了啊,”楊晨直接罵了。

  “他走了,我們咋辦啊?”

  “也不提前告訴我們一聲,把我們都蒙在鼓里了。”

  “怪不得早上我去他家,家門鎖著的,原來是和吳荻跑去了勒沃庫森。”

  “下賽季我們怎么踢?”

  楊晨的胸口瞬間被壓上了一塊大石頭,好沉好沉!他就指望著鄭志給他送助攻呢,鄭志走了,以后誰給他助攻?進球不是要涼涼了?

  一邊的李銀一直在沉默著,目光有些呆滯,不知道想什么,反正一言不發的,就像個木雕。

  “李銀,你倒是說句話啊。”

  “我說什么?”良久,李銀才抓了一下頭發,“能怎么辦,以后我們只能靠自己唄,我們不能總是在鄭志身邊踢球,我們要習慣獨立,自力更生。我們是職業球員,又不是在家,在國家隊,我們總要自己面對的。”

  “我們要自信!”

  李銀捶捶胸口,“沒有鄭志,我們依舊可以在法蘭克福踢好,我們已經用時間證明了自己,不是嗎?只能說遇到的困難大了一點。”

  “何止一點?唉……”李偉峰重重嘆了一口氣,“沒有人能夠填補他離開的空白,指望貝恩德?那家伙的進步太小了……”

  雖然和貝恩德?施耐德的關系不錯,但他不覺得施耐德真的可以頂替得了鄭志,“難怪前幾天說話怪怪的,原來是在和大家告別啊,好家伙,隱藏得太深了。”

  這個時候,門鈴響了。

  門口站著克洛澤。

  “你們都知道了?”看著大家的表情,克洛澤也明白了。

  “太不夠意思了。”

  “至少提前告訴我們一聲啊。”

  大家都在罵鄭志。

  ※※※※

  下午14點20分,法蘭克福機場門口,一名帥氣陽光的中國男孩拎著行李包走了出來,目光正四處搜尋著。

  很快,他就見到了剛剛從勒沃庫森飛速趕來的吳荻,今天的吳荻可要忙壞了,早上和鄭志出席了發布會,現在又要來接齊宏,然后要去法蘭克福俱樂部,晚上還得和鄭志一起出席德甲頒獎晚會。

  反正今天他的身上可以掉一兩斤肥肉了……

  “齊宏,這邊。”

  吳荻招招手,叫齊宏過去,經過了長途飛行后,齊宏的臉上寫滿了疲憊,不過疲憊中依舊掛著笑容。

  畢竟,他的人生新旅程終于開始了。

  留洋啊,那么偉大的夢想!累死都值得……

  “我們現在要立即趕去法蘭克福俱樂部,時間有點兒緊。”吳荻幫齊宏把行李拎上了車,然后一邊開車,一邊和齊宏嘮嗑。

  “我跟你說,你加盟了法蘭克福之后,壓力肯定會很大,因為你是鄭志的接班人,大家都盯著你,會時刻把你拿來和鄭志對比,如果表現不好,肯定會遭到狂轟濫炸,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雖然齊宏的年齡比鄭志大,但在球場上是以球技論英雄的,而不是以歲數。

  “我明白。”

  “我選擇來到這里,就意味著我要接受這一切挑戰。”齊宏的濃眉大眼閃著自信的光芒。

  哪怕是失敗,我也無所畏懼。他心中暗暗給自己打氣。

  “很好,就得要有這樣的心態。”

  “不管成功還是失敗,都是你人生精彩的一個篇章。”吳荻也在給他打氣。

  “房子我都找好了,就住鄭志原來的那個房子吧,當然如果你想和李銀他們一塊兒住也行。”

  “我自己住吧,這樣方便一點。”

  “你確定你真的要穿39號?你可以不這么做的。”吳荻又提醒了一句,總覺得倔強的齊宏有些把自己逼上絕路的意思,本身這個時間加盟法蘭克福就敏感,還要穿上鄭志原先的39號,壓力就更大了。

  這不就像喬丹一旦退役,你非得穿上他的23號公牛球衣一樣,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除非,你真的有這個實力。

  “我確定,大家不都希望我這樣做嗎?”

  “話雖如此……”

  ……

  ……

  ※※※※

  正當法蘭克福的球迷在俱樂部門口鬧累了之后,吳荻和齊宏駕著車子來到了這里。

  “那個不是鄭的經紀人嗎?”

  “好家伙,一定是他在后面使壞,讓鄭加盟了勒沃庫森,經紀人就是這么壞啊,我們要找他問問清楚去!”

  “等等,他身邊那家伙是誰?”

  “好像法蘭克福又要召開新聞發布會?三點鐘的時候,難道這家伙是新加盟的球員?”

  “又是中國球員?”

  “我們再等等,看看俱樂部在搞什么。”

  ……

  ……

  半個小時候,齊宏順利的通過了體檢,出現在了新聞發布會上。而此時的發布會現場,中國記者們早已經從勒沃庫森趕到了法蘭克福。

  今天我們見證了兩筆中國球員的轉會,見證了鄭志更上一層樓,加盟了勒沃庫森,也見證了齊宏從法蘭克福俱樂部主席費舍爾的手中接過了曾經屬于鄭志的39號球衣。

  “他?”

  “他行嗎?”

  “他能交出什么數據來?他就是個菜鳥啊,一個默默無聞的菜鳥!”

  球迷們看得目瞪口呆,在他們看來,39號只屬于鄭志,其他人真的沒有資格穿上他。

  “他也是中國球員。”

  “不要忘記了,鄭去年也是菜鳥,也是默默無聞,但是他一個賽季就證明了自己,也許,他也可以?”

  “但愿吧……”不過大多數球迷還是寬容的,畢竟齊宏也是中國球員,也沒有比這個更合適的做法了。

  “他叫什么名字了?”

  ……

  面對球迷們陌生又充滿質疑的目光,齊宏依舊堅定地展示著他的新戰袍,曾經屬于鄭志榮光的39號戰袍。

  “穿上這件球衣是我的榮幸,”

  “我知道……”

  ……

  ……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