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宮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五百五十九章 劍修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第二次下山,葉天腳程行的極慢,就跟預判好了似得,不管他走的多慢,直到他走下山峰的那一刻,各路修士恰恰齊聚山峰之前,和他保持不過幾個呼吸瞬息而至的距離。

  來者數量不少,方向一致,顯然是沖著自己而來。

  還不待葉天多想,他擋酒就感受到有數道神識,已經提前而至,仔細將他探查了一番。

  葉天知道,此時再想躲藏,已是不可能了,對方能夠以神識探查他而讓他無法阻止,就足以說明,對方修為之高,遠超過他,最重要的是,這樣的修士不止一人。

  這三重天修士的修為要強于二重天,本是葉天腦中早就默認之事,可這般憑空而現的十多名修為遠超自己的強大修士,還讓葉天頓感意外。

  不過讓葉天心中有所寬慰的是,這些修士并非同一伙人,都是幾人結伴而行。如此,也能從側面說明,這些來歷不明的修士或許并非惡意。

  葉天思索了一番,干脆停留在原地,等這群修士趕到。

  不消片刻,這一群修士已經是一一到來,井然有序地圍在葉天四周,很是小心的打量著葉天。

  這些修士之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衣著打扮各異,應該就是各個宗門的弟子了。

  不過這些人的眼神中流露著各異之色,其中所表露出來,即是好奇,又有一股躍躍欲試的感覺,讓葉天覺得有些尷尬。

  當然,還有部分修士,絲毫沒有掩飾其對葉天的不屑一顧,他們,更多的是在提防著其他修士并非葉天。

  在眼前的眾多修士的邊角之處,葉天還注意到了有一個女子站在那里,隔著山間的樹林花影,那女子一身青衣素袍,在眾人之中格外清新,仿佛在這山水之間,形成了一道難以捉摸的窈窕之意。

  不過這女子眾人中隱于一角,面容上看去,隱隱有些羞澀之感,好像她并不愿在眾人面前拋頭露面一般,如若不是葉天五感出眾,換了他人,還真看不出這女子的特殊之處。

  之所以這女子能吸引葉天的注意,是因為方才的他外放的神識之中,對方是少有的能被他探知修為存在的人。

  那女子跟其修為一模一樣,都是結丹初期,在眾多前來的修士之中,的確顯得有些低微了,也難怪這女子面上有些不自在,畏縮在一角不敢上前。

  正在他思考之際,一個男子說話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咦,竟是個劍修,少見少見……嘖,還是個女子劍修,倒真讓我開了眼界。那天劍門還沒有絕跡么?”

  一名身穿著淺藍色道衣的男子,好像也在人群中注意到這女子,瞄了一眼她身上佩劍,饒有興致的說道。

  不過其言語之輕佻,態度之不屑,在這人眉宇之間提現的淋漓盡致。

  這女子原本就在眾人中隱藏,這穿著淺藍色道衣的男子一席話,頓時化成了一道焦點,到引得周圍不少人望去。

  這下,這女子卻是再難隱藏自己了。

  她那點藏起氣息的障眼法,在這大部分元嬰期修士面前,根本沒什么作用。不少人露出和這男子一般的眼神,玩味一笑。

  “不知這位仙子是哪個宗門的道友,劍道無用,不如放棄劍道,來我這里做個侍寢丫鬟,若是床上功夫了得,我也好傳授你點神通,幫你早日度過結丹,進入元嬰之境可好?哈哈,哈哈哈……”

  一名元嬰修士毫無不遮掩對這女子妖嬈身子的垂涎,大放厥詞。

  這女子似乎本就對自身低微的修為有些介意,不想在眾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存在,此時又被人議論,不禁露出了憤慨之色,不過卻面對周圍修為高深的眾人,她也是只能強咽了一口氣,有些沮喪的低下頭去。

  好在大家也只是嘴上調侃,并沒實際行動,這女子倒是還能容忍。

  葉天則皺起眉頭,這一幕,讓他意識到,在這三重天的世界里,眾修士對劍修似得存在偏見,這女子不過只是佩劍在外,就被當做劍修羞辱,偏偏還不敢還嘴,恐怕不單單只是因為修為低下這一個原因。

  葉天只是從那男子的話語中,就隱隱盤算出了一些結論來,這世上似乎是對劍修有什么偏見,那女子跟自己一般,都是用著劍作為自己的法寶。

  這倒也是不是,待葉天細細細看了一下那女子的佩劍,才知那不過是一柄上品法器而已。

  那女子似乎是察覺到了葉天觀察到了其佩劍的目光,避無可避,側過頭去,鬢角的秀發頓時揚了起來,神色更顯慌亂。

  天下大道,殊途同歸。無論劍修、力修,萬法不離其宗,或許唯一不同,就是劍修不禁要吸納天地靈氣來提高自身修為之外,還要修劍道,擇劍心,步步提高至劍丹、劍胎等等,方才具備一定實力。

  如此一來,劍修修煉難度相較于正常的修煉之道,不僅更加耗費時間跟精力,還對天資還有很強的要求,天資平庸之輩,是甚難練出劍心或是劍丹的。至少在第一重天或是第二重天,錯誤選擇劍修一路,往往這輩子都會碌碌無為,百尺竿頭也難更進一步。

  從這方面說,到是能印證這三重天修士的普遍修行之法。難怪會把劍修當成旁門左道,畢竟劍修修行,跟尋常的修仙之道所常用的五行功法有很大的區別。

  但話又說回來,劍修雖是在修仙之道中,算得上是最為艱難,也是最為繁瑣的一條路,但是劍修一旦成型,其威力卻是所有修煉之道中的最強所在。

  想來這三重天應該甚少有劍修之人在此道上有所成就,以至于這些修士對劍修有些不屑一顧。

  就拿這女子佩劍只是上品法器來說,就可見一斑。

  劍修不僅對人,對劍的要求也是甚高的。

  上品法器對尋常修士來說已經算是不錯,但在劍修眼中,可就夠不上格了。

  劍修選劍,憑的是劍心。連葉天都能看出,這女子一直在強行壓制這佩劍,并沒與之一心,故而佩劍只能是佩劍,連本命飛劍都算不上。

  很快,眾人調侃一番后,又把注意力轉回葉天身上。

  畢竟他們來此,還是因為葉天。

  “嘖嘖,看這個開天門而來的下界之人,只顧著盯著那女子劍修看,我當是什么原因,原來也是個劍修。”又一名修士先是看了下那女子,又轉而看向葉天,開口說道。

  同時,又有一名元嬰期修士搖著頭,面露不滿之色嘀咕又道:“這天門許久未開,眼下終于開啟,我等特奉師門之命,來此地迎接下界之人,不想此人居的修為居然只有結丹初期的修為,而且還是七品金丹,當真是貽笑大方,諸位散了吧,為個結丹期修士如此勞師動眾,當真是空忙碌一場……”

  葉天聽了那修士的話,眉目也是不禁一挑,不是因為這些人出言不遜,而是驚詫先前那名修士,居然能查探到自己只是七品金丹,還能查到自己也是一名劍修!

  看來這三重天的修士,不僅是修為要遠高于二重天,就連神識都要強于二重天的修士許多來。

  “單憑修為不可一概而論,這劍修雖然在咱們這里已經無人修煉,但是先前世上也有強大的劍修之人存在,并非當世之人可以相比的,或許這下界之人有些過人之處也是未可知的。”一名年長的修士持有不同意見,一臉正色的反駁了一句,不少人聽了之后也是紛紛點頭。

  “一個結丹初期的修士,又是七品金丹,即便他的劍修之道再如何高超,怕是也只是個花架子吧。”另外一名修士對這年長修士的話全然沒有聽在耳中,面帶譏諷之色的說道。

  “這位道友,你可當真是從下界而來的過天門之人?”一名年輕男子突然眾人走出,邁步上前,向葉天拱手問道。

  這些修士,一口一個下界修士,看來對于三重天的修士來說,第二重天只是被視為下界,怪不得這里元嬰期修士那么多。

  “正是,不知這位道友有何指教?”葉天看了那男子一眼,見其面貌有些熟悉,心中已經是料到了此人身份。

  “不知道友先前可曾見過一位叫冬雪妍的女子?”那男子開口問道,面容之上的關切之意顯露無疑。

  “冬雪妍?未曾見過。”葉天若有所思了一番后,回答道。

  那冬雪妍先前是被下放到下界,其家族勢力據她所說,在三重天也算是一個大的世家。

  而眼前的這個男子,跟冬雪妍的樣貌倒是長的幾分神似之處,顯然應該跟她有著挺近的血親關系。

  不過眼下一切未明,葉天也是不愿意跟這冬家牽扯上關系,而且關于冬雪妍的所有記憶,還是停留在先前葉瞳那里,如今物是人非,就是二人再度相見,怕也是形同陌路了。

  “方才唐突了,還請這位道友見諒。”那男子又對葉天一拱手,帶著幾名隨行之人轉身離去。

  “哎,這冬家如今已經落得這般境地,居然把希望寄托在一個族內的女子身上,還是一個去下界修行之人。”

  那男子一行人剛一遠離,就有人在一旁議論起來。

  “這下界來人不過結丹初期修為,那冬家的人謀劃雖大,估計也不會有什么成果。”

  “誰說不是,天門百年未開,這次終于開啟,來的居然只是個結丹期修士,下界已經慘成什么樣子,可見一斑。那冬家一番謀劃,怕是要付之東流咯……”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