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仙子請自重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五百五十二章 朕可以看書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夜深人靜,秦弈兩口子在做最愛的事。

  從生理角度上說,一場大戰的熱血和激情之后都會有荷爾蒙殘留,所以做一些很熱血的事之后往往就剩這么一個永恒的主題。

  秦弈李青君也不例外。

  其實這次戰斗對于秦弈是很特殊的,因為他性情相對溫和,沒什么戾氣,很少進行這么極端的殺伐。

  但殺雞儆猴震懾宵小的意圖、小徒弟被人下精神術法的護犢子逆鱗、以及有種人間攻伐征戰異族的心態,揉成了這番殺戮。兩腳下去,他可能一次殺了大幾百上千人,無法統計了。

  真正的威震草原。

  旁觀者有理由相信,草原凡人遠遠目睹那一刻的,都再也無法興起對神州的對抗之心,人道戰爭不用打都輸一半了。

  而相應的,此事對于秦弈李青君自己的修行,也是一個階段性的圓。

  緣起于南離,圓滿于神州。

  當震懾群敵的那一刻,也就意味著李無仙的神州統治基本抹去了仙道干涉的弊端,走向了正常的人間帝王之路。

  于是一切紛擾歸于凡塵,曾經一段對秦弈與李青君兩人都非常重要的過往畫上了句點,老將謝遠的含笑而逝更是把這種意味推到了極致。

  這是即使道行極高的修士想要追求卻很難完滿的事情,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當緣成了圓,那就是修行,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種人生修行,對于心境的圓滿至關重大。

  無論武修道修,都一樣。

  人生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圓不斷螺旋前進,最后形成了一條鎖鏈。

  是人世之鎖,也是天道之鏈。

  而掙脫開去,就是大逍遙。

  這一夜秦弈和李青君都沒運用任何功法,只是純粹的做他們愛做的事情,都能隱隱感受到兩人的修行正在突破的征兆。

  之前放棄了突破三層,就在二層提前出關,而此時就即將突破了。

  果然入世紅塵,要勝過閉關枯坐,至少在秦弈的修行性質上是如此。

  他們的寢殿周圍是沒人伺候的,外面一片安靜,饕餮被趕了出來,蹲在門口百無聊賴地看月亮。

  就算周圍沒人,你們也不要那么大聲好不好……

  饕餮打了個呵欠。

  無性生物代入不了人類在這方面的喜好與需求,感覺跟打架一樣,難道你們都是戰斗狂,沒外人打了就自己打自己?

  側方好像有些動靜……有人來了。

  饕餮精神一振。

  很快看到一個龍袍小姑娘從草叢里探出腦袋,沖著它“噓”了一聲。

  “切。”饕餮繼續趴了下去,神識傳音道:“你偷偷摸摸來干嘛?”

  李無仙也勉強試著傳音:“看看師父和姑姑在干嘛。”

  “有什么好看的,他們在打架。”

  “呃?怎么可能?”

  “真的在打架,你師父騎著你姑姑打,你聽你姑姑叫的……”

  李無仙直了眼睛。

  真的啊,姑姑叫得真慘。

  怎么會是這樣呢?

  小姑娘看了無數藏書,可都是經綸大略,從來沒看過這類“無聊的閑書”。可前幾天被巴丹的“電視劇”一鬧騰,心里還真對這事兒好奇起來。

  看師父和姑姑神秘兮兮的樣子就更好奇了,又不好意思拿這個去問太監宮女,便突發奇想來聽墻角。

  怎么會是打架呢,在幻象里看到的難道不是臉紅紅的抱著親親嗎?

  可好奇怪啊,聽姑姑那聲音,不知道為什么聽著聽著就臉紅了,心里慌慌的。

  就像有什么在撓一樣。

  那根本就不是痛苦的聲音吧?

  幻象所見那么甜美的事情,如此令人期冀,怎么可能會是痛苦的結果嘛。

  “死球你騙我!”

  “我騙你什么啦?”

  “姑姑的聲音肯定不是痛苦,你當朕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切,你不是小孩子?”饕餮鄙視道:“我可是跟你呆過幾天的,誰偷偷在那吃桂花糕,還把宮女提前支走了。半夜睡覺還流口水來著,枕巾都濕了。還一代帝王呢,真好笑。”

  “這、這叫什么小孩子!你比我貪吃多了!”

  “我就是小孩子啊。”饕餮懶洋洋道:“我還有無盡的生命,對比起來之前這十萬年無異于孩提嘛。”

  這也行?李無仙哭笑不得。

  饕餮又道:“再說了,按凡人的方式衡量,沒成家的那都是小孩子吧。”

  李無仙竟然無言以對。

  “成家的標志就是找個異性做伴侶吧?”饕餮伸著短短的上肢,摸著圓溜溜的下巴:“按你這樣的,大概要招贅一個皇夫?”

  “我!才!不!要!”

  “那么激動干嘛?”饕餮道:“不要就不要了,你想知道里面怎么回事兒自己回頭找個太監試試就行。”

  李無仙無語了,找太監試試?開什么玩笑,那算是異性嗎?

  但少女確實也被饕餮說出了一縷憂愁。

  是啊,要成家的。

  龐大的帝國也需要傳承,這不是開玩笑的,是國本問題。現在自己還年輕還好,恐怕用不了幾個月,相關的奏折要雪片般往上飛了。

  見李無仙開始發呆,饕餮不耐煩道:“行了行了,別再呆這兒了,等會他們結束了發現你藏外面小心挨揍。”

  李無仙悄悄退走,看著緊閉的殿門,眼珠子轉得滴溜溜的。

  至少朕可以先看書啊。

  回到自己的宮殿,李無仙吩咐左右:“朕要看些閑書,推薦一下?”

  “呃……”左右太監宮女面面相覷,不知道陛下要看的是怎樣的閑書。

  對于一國之君來說,醫卜星象也是閑書,民間故事也是閑書,詩詞歌賦也是閑書啊。

  “朕要看些故事,民間的。”

  “民間傳奇類嗎?”沒有人想過陛下想看言情小說。

  有個比較靈醒的,心中燈火一亮,撫掌道:“我知道了,有本曠世神書,陛下一定喜歡。”

  “哦?”李無仙來了興趣:“什么書敢說朕一定喜歡?”

  “據說是秦國師于十年前親筆所著,在大乾流傳多年矣,之前不為人所重,近日方知國師所著,于是人人傳抄。”

  “居然是師父寫的書?”李無仙大喜:“我要看我要看,叫什么來著?”

  “好像是叫……”太監想了好一陣子,一拍手心:“《神雕俠侶》!”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