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諸界末日在線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五百三十五章 特殊的戰斗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白霧杳杳散去。

  顧青山落下來,站在黑暗隧道的某個偏僻角落。

  “我們怎么進惡鬼世界?”老大傳音問道。

  “惡鬼世界不好進,有著許多因果律法的護持,除非惡鬼道的人,具備惡鬼面具,才可以自由進出。”顧青山道。

  他取出一張面具。

  這是一張純白色面具,面具上僅用一抹陰影勾勒出兩道細細的長眼,一黑一紅兩只眼睛,看上去有種說不錯的詭異。

  顧青山搖搖頭。

  六道惡面,乃是惡鬼道最后一張面具,是惡鬼圣選之中的至寶。

  它可以吞噬其他寶物的能力,并將之提升一個層次。

  若不是當初顧青山打出了“空劫”,還拿出了六界神山劍證明自己的身份,那鬼物絕不會把這張面具傳給他。

  ——唯一的顧慮是,惡鬼道之中并沒有記載這張面具。

  不過這件事也好解決。

  顧青山隨手拿出一張青面黑紋的惡鬼面具。

  ——當日去救琳,曾在途中殺過幾個惡鬼,奪了面具一直在手中沒用過。

  立刻,一行行螢火小字飛快出現在半空之中:

  “青鬼之面。”

  “此面具蘊含面咒之法:風吞。”

  “此咒須以手印引導,遇血肉則一吞而沒,無盡風刀絞殺隨之生成,遇兵刃則化做十二次斬擊。”

  “假如激活六道惡面上的神技:‘玉樹深影’,該面咒之術將提升一個層次,你是否需要?”

  顧青山立刻道:“激活。”

  所有螢火小字消失,新的提示符出現在虛空中:

  “你發動了‘玉樹深影’。”

  “鬼殺之面已經提升了一個層次。”

  “此面具蘊含面咒之法:亂罡風斬。”

  “此咒無需手印引導,言出則咒現,威力增加十倍。”

  “‘亂罡風斬’已經具現為面咒,出現在你的六道惡面上。”

  顧青山手中的純白面具迅速化作青面,幾根黑色長線在面具上憑空出現,勾勒出殘忍忿怒之相。

  ――與另一張面具一模一樣!

  咔嚓!

  另一張面具被奪了能力,表面生出幾道裂紋。

  六道惡面的能力,具有摧殘性,會對原寶物產生極大的破壞。

  顧青山將六道惡面戴上,叮囑道:“我也不知道惡鬼世界現在是什么情況,等會兒傳送過去之后,你做好準備,恐怕隨時都會有戰斗發生。”

  “好,我會留意。”老大道。

  一陣白霧降臨在顧青山身上。

  他身形一閃,從原地消失。

  惡鬼世界。

  某片荒野之上的天空中。

  白霧一陣盤旋。

  顧青山從中飛出來。

  四周一切如常,似乎并沒有什么人。

  忽然,一行螢火小字飛速出現在虛空之中:

  “請注意。”

  “你觸發了超大型警戒術法。”

  顧青山眼神一閃。

  這里是當日薛奴帶自己回府的路,怎么會有一個超大型警戒術法?

  難道他們一直在這里戒備著?

  正想著,前方不遠處忽然亮起一道光幕。

  ——這是傳送術法的波動。

  有人正在趕來!

  “快走。”老大道。

  “來不及,說不定附近被包圍了——先看看情況。”顧青山低聲道。

  傳送術法的波動散去。

  一名身穿玄灰色戰鎧,面戴黑底紅紋惡鬼面具的人出現在天空中。

  他的惡鬼面具呈現出一副悲苦愁悶之相,卻是顧青山從未見過的一種惡鬼道面具。

  “你是何人?”那人問道。

  顧青山大笑一聲,抱拳道:“亂罡風斬。”

  誰知對面那人竟同時抱拳道:“鬼王護身。”

  霎時間,青色風刃將那人裹在其中,斬擊了無數遍。

  那人卻因為同時激發了惡鬼面咒,身周被一道淡淡的惡鬼虛影籠罩住,將所有的斬擊擋住。

  一息。

  青風散去,虛影無蹤。

  顧青山笑了一聲,道:“反應真快。”

  “戰斗的時候,反應不快就只有死。”那人淡淡的道。

  顧青山沒有再接話,身上卻涌起層層白霧。

  眼下時間緊迫,多耽擱一會兒,蕾妮朵爾說不定就想到了那柄劍。

  萬一她取走了定界神劍,事情就麻煩了。

  霧界降臨!

  顧青山直接從原地消失。

  那人一動不動,任憑顧青山離去。

  下一秒,他身上也涌起一道光芒——

  這是傳送法陣的力量。

  霎時間,他也離開了原地。

  ……

  四周昏暗,光線微弱。

  陰涼的風從山洞深處吹來,隱隱約約能聽到其他礦道里傳來金屬撞擊石頭的聲音。

  白霧彌漫。

  顧青山從一處黑暗的礦道中顯出身形。

  “這下行了,我們要抓緊——”

  他的話突然停住。

  ——在他對面,只見一道光幕閃過,之前那惡鬼再次出現。

  惡鬼看著他,不說話。

  顧青山漸漸流露出笑意,說:“有意思,你跟著我來的?”

  ……似乎有些棘手,想走并非那么容易。

  對面那惡鬼修士負著雙手,甕聲道:“你上次進入惡鬼世界的每一個點我都去踩過,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我都分析了無數遍,我又動用了許多資源,想了無數辦法,才把你所有呆過的地方都安排了傳送法陣,以確保你不會第一時間跑掉。”

  顧青山神情一凝,緩聲道:“讓你花費這么多精力,我都有些受寵若驚了。”

  “不必客氣,敢問閣下究竟何人?”那惡鬼問道。

  顧青山道:“我乃永恒深淵的究極深淵體,殺人無算的恐怖魔王,人稱大怪龍。”

  那惡鬼一陣沉默。

  “大怪龍?看來你沒說實話。”

  他從虛空抽出一雙尖利的長爪,戴在手上,擺出一個架勢。

  顧青山取出一雙火紅色拳套戴上,笑道:“你是個奇怪的敵人。”

  “你也很奇怪。”那人道。

  兩人準備已畢,戰斗隨時會開啟。

  那人忽然道:“所有你曾呆過的礦道,礦藏都已采集一空,不會有人前來,但若我們交戰之時動用源力,依然會驚動別人前來查看情況。”

  “看來你不愿意驚動別人,你的身份——”顧青山道。

  “我猜你也不愿意驚動任何人。”那人道。

  “那你截下我,究竟是為了什么?”顧青山問。

  “打過才知道。”那人道。

  他忽然消失。

  顧青山瞳孔驟縮,猛的朝身后擊出一拳。

  黑暗烈焰一閃而逝,撞上了一雙尖銳的利爪。

  那人如同風中飄零的樹葉,急速飛舞出去,貼在礦道的墻上。

  顧青山也退了一步。

  兩人都收斂了力量,沒有對整個礦道造成任何影響,甚至連交手的聲音都幾乎沒有。

  ——他們純粹在拼招式。

  “有趣,你的拳法在惡鬼中很罕見,但我也有許多招式,正要向閣下討教。”那人道。

  顧青山沉吟著,心中浮現出過去曾學的一些拳法。

  他前手化為掌,后手化為拳,擺開一副架勢。

  那人立刻如鬼魅般撲了上來。

  兩人纏斗在一起,瞬息之間換了數百手,最終顧青山被一道寒芒刮中,不得不連連后退。

  他重新擺了個守勢,目光微微下移。

  心口右邊一寸被利爪刺破,鮮血汩汩而出。

  黑暗的礦道中,能清晰聽到不遠處其他礦道傳來的叮叮當當聲,甚至連那些礦修的抱怨和咒罵都聽得一清二楚。

  ——兩人的交手依然沒有驚動任何人。

  “你難道想用這種方式干掉我?”顧青山感興趣的問。

  “我對此不報幻想,只想純粹以招式跟你分勝負,當然你要是寧愿死在這種比試里也不動用力量,我也不會可憐你。”那人搖頭道。

  顧青山沉吟道:“所以這樣打的樂趣是什么?”

  那人卻沒回答,自顧自的道:“我能感覺到,你應該還有一些威力不錯的拳法,但都需要灌注源力或其他力量才可以施展,能將整座礦山都轟飛——不過那樣也會招來其他人,你跟我都得不了好——我勸你不要用。”

  顧青山嘆了口氣,道:“你就不能放我走?”

  確實,不周拳法的動靜太大了,需要勾動黃泉源力,一定會引起外面其他人的注意。

  可是在拳法上,自己除了不周,會的確實不多。

  那人輕輕揮動利爪,說道:“拿出點其他本事來,只要你用招式勝過我,我自然不再糾纏你。”

  說完,他再次撲上來,凌空舞出漫天鋒利之影。

  顧青山退了一步,卻發現自己靠在了巖壁上,已是退無可退。

  那些鋒利的切割之影,籠罩了他身周每一處,簡直沒有辦法再用拳法應對。

  這一刻,他要么被殺死在當場,要么鼓動黃泉源力,徹底爆發出毀滅性的力量來解圍——

  電光火石之間,他的手忽然動了一下。

  一柄長劍出現在他手中,朝著洶涌的爪影中輕輕一按。

  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沒有劍氣。

  然而漫天的爪影全然消失。

  長劍的劍刃徑直粘上對方的雙爪,將其壓住不動。

  這一劍無論是力道還是技巧,都已妙到了毫巔。

  那人被長劍壓住雙爪,變換了幾次招式,依然沒有辦法再攻,只得后退幾步。

  “原來是個劍修。”他說道。

  “不錯,想要不引人注意的戰斗,我用拳頭還是火候不夠——我猜你苦心營造這樣一個環境,其實就是為了看出我本身最擅長的是什么——但是你的目的呢?”顧青山問道。

  那人注視著顧青山手中的劍,嘆了口氣道:

  “沒辦法,你我現在都戴著惡鬼面具,只能通過你的兵器來辨別你是誰。”

  “兵器?”顧青山看了看手中的地劍。

  那人雙手一抖,手上戴的利爪頓時消失不見,說道:

  “是啊,至少我還認識你手中這柄劍,進而能確定你的身份。”

  “——天地雙劍的持有者,顧青山。”

  顧青山眉毛揚了起來,沉聲道:“閣下是?”

  “你自然不記得了,當初我被惡鬼道害死之后,你送我轉世,又得急急忙忙去應付靈魂尖嘯者。”那人道。

  顧青山心念電轉,猛的想起一個人。

  “你是——魔龍!”

  他失聲道。
黑龙江福彩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